惊蛰桌上酒

我依旧未能变成你爱的样子

[兴欣叶/伞修]你在光阴外

第一次发文不太懂,写的不好,见谅哈~
人物是虫爹的,OOC吾辈的
  

1.
    兴欣的老板娘在网吧二楼客厅的沙发上醒来,按着宿醉后疼痛到快要炸裂的额头缓了好几分钟的神依旧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仿佛有一千只苍蝇在到处乱飞,最后看着一地狼藉不得不摇摇晃晃的起身绕过在地板上糙汉们睡得四仰八叉的风骚睡姿走回自己的房间。
    昨天是联盟夏休期的第一天,刚拿了冠军的小年轻们决定好好放松一下自己,于是自告奋勇的包子和方锐就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小吃和果汁饮料,一群人嗨了一晚上――结果不幸全军覆没。
    大概那里面有些是果酒吧。陈果捧起一把冷水泼在脸上想着,当她抬起头看见镜子里这熟悉的脸的时候有些愣神,她好像很久都没有仔细看过自己的模样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她凑近了些,仔仔细细的点点看去。
    镜子里的美丽女人面容有些消瘦,但是依旧挡不住这个年纪该有的美好韵味,脸颊和嘴唇有些苍白,还有些淡淡的黑眼圈,可一双眼睛特别亮,整个人看起来也不算多憔悴。
    然后她看着镜子里的人勾起一边的嘴角,带着某些难以言说的意味,让她忍不住伸出手想要触摸――可惜只差一点。
    陈果所有的举动都被门外噼里啪啦的吵闹声打断。
    外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像是有玻璃瓶子摔碎的声音,又有痛苦的呻吟和易拉罐在地上摩擦滚动的声音,最后统统全变成了“嘭嘭”的敲门声。
    “果果,你好了吗?”门外传来苏沐橙的声音。
    陈果连忙应声,让苏沐橙先进来坐着,自己也就没再臭美照镜子,赶紧打理好自己。
    和苏沐橙招呼了一声,陈果抓着钱包和手机就出去了,她得给一群人买早餐,中午还有活动,所以不能把这群不爱动的糙汉饿着――陈果这么想着,突然就笑了出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现在兴欣的条件已经好了很多,设备好空间大,还有了自己的青训营,里面有很多有天赋的孩子。其实从第十赛季后就已经有人陆陆续续的来询问,特别是在世邀赛后,他们兴欣的三位世界冠军可是给他们拉了不少名气呢。
    一路上想着乱七八糟的陈果越想越开心,在路过魏琛时常买烟的那家小商店时还特地买了一包,不过被她塞进了贴身的口袋里。
    这是等会儿带给叶修的,她可不想不想被说偏心。
    这个点还没到网吧的营业点,所以陈果哼着歌提着一大袋豆浆小笼爬上二楼,果然不出意外的看到唐柔和苏沐橙特别霸气的在奴役汉子们收拾残局,最早发现她的方锐在看见她推门进来后立刻扔下了手里的垃圾,“蹭蹭蹭”的蹿到她身边。
    “老板娘早上好!”声音贼洪亮。
    陈果扬起手上提着的大袋子,叉着腰说:“还不赶快收拾干净来吃早餐?”
    刚才还显得没什么精神的汉子们闻言,顿时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囫囵的把垃圾打包好扔在角落里,乖乖排队洗手去了。
    唐柔和苏沐橙趁着这段时间摆好桌椅,乖乖巧巧的帮着把豆浆和小笼包拿出来摆好。
    兴欣的早餐依旧简陋,尽管他们现在已经能吃得更好了,可习惯还没有改过来,一群人还是挤在小小的矮桌前吃着豆浆油条,或者偶尔为了几个小笼和鸡蛋的归属问题吵吵闹闹。
    这是习惯,就算叶修退役后也没能改过来的习惯。
   
   
    2.
    今天天气很晴朗,因为是工作日所以游乐园里人不多,许博远正背着一个大背包低着头仔细研究手里的攻略图纸。
    由于没怎么看路,所以在被突然拉着后退的时候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当他被身后的人拍了一下肩膀之后猛地回过神,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车流松了口气,于是转身想向拉了他一把的人道谢。
    可没想到却看到了个意料之外的人。
    “叶神?”许博远咂舌:“你怎么在这儿?”
    眼前的叶修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笑眯眯的撑着把透明的伞,暖暖的阳光透过伞面把这个本就白得过分的男人照的有些透明感,只见他伸出一只细白修长的手指了指一条马路以外的游乐园,然后在许博远茫然的眼神中不知从那里摸出一本印着兴欣队徽的小本子,翻开一页后在上边随手画了画。
    『我来游乐园玩』
    许博远不明所以的看着白净的纸上一排狗爬般的字迹,有些反应不过来:“哈?”
   
    “所以说,叶神你这么久不出现是因为嗓子坏了,正在治疗?”许博远坐在凳子上从背包里掏出一瓶果汁递给叶修,在对方拒绝后自顾自的拧开喝了起来。
    他身边的叶修点了点头,那把伞架在椅子和叶修的肩膀之间,撑起一块不太明显的阴影。
    “哦。”许博远应了声,也没在意,“那就你以后还回来吗?”
    许博远问的是叶修以后还回来继续玩荣耀吗。毕竟这位大神有多热爱荣耀所有人都知道,而且他三番两次的退役又复出总给人一种指不定哪天他又会突然杀回来的感觉,让既人期待又无力吐槽。
    『大概这次不会了』许博远诧异的看着他,于是他摆出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我已经老了,比较适合在家里陪着家人一起养老』
    许博远无力抚额,暗叹这个人究竟得多不要脸,刚想吐槽他哪里老了,但是想想又不对,叶修今年已经二十九了,也玩了荣耀十多年年,是开辟了两个王朝神话的最古老的黄金一代选手。
    叶修确实老了。就职业年龄来说。
    于是他们之间突然出现了小小的沉默,许博远眼神放空的看着地面,说实话他以前虽然被叶修坑害得挺惨,但一想到这么一个如此热爱荣耀的大神以后说不定真的再也看不到了,难免有些舍不得。
    『想什么呢?』叶修用本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没什么,”许博远僵硬的扭转了个话题:“说起来怎么就你一个人?兴欣的其他人呢?”
    叶修眨了眨眼,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似乎在想着什么,然后拿起笔又是一阵涂涂画画:『兴欣的都在,不过我没有和他们在一起而已』
    深知兴欣都是一群叶修厨的许博远一副“鬼才信”的模样。
    『不骗你,他们都在鬼屋那边』
    被举起的小本子遮住了叶修半张脸,只留下一双略显无辜的眼睛带着笑意微微眯着,许博远斜了他一眼,忽然发现本子的角落里画着片红色的小小叶子,上边还勾了圈浅浅的金边,显得特别可爱。
    『我偷偷回来的,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所以小蓝不可以去告密哦~』
    一阵风忽然吹过,带起地上的尘土打了个小小的卷儿,给有些燥热的空气带来一起凉爽。许博远看着纸上边并排的两行字,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3.
    这边一大清早就被拉出来集体活动的兴欣众人在鬼屋里鬼哭狼嚎,在黑漆漆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凄厉刺耳。
    当许博远和叶修慢悠悠逛到这边的时候刚巧撞见脸色惨白的这一群人,不过显然被吓得不轻的一群人并没有太注意周围。
    魏琛和方锐互相搀扶着,魏琛嘴里还念叨着“我的娘哎吓死老夫了”,罗辑脸色惨白的死命拉住兴致冲冲还想再来一次的包荣兴,乔一帆眼角有些湿润润的红,更别提妹子们,而安文逸和莫凡这两个还算比较冷静的脸色明显也好不好哪里去――主要是被方锐和魏琛的尖叫声给吓的。
    站在许博远身边的叶修看着他们直乐呵,肩膀一抖一抖的把字迹丑得差点看不出来的小本子递到许博远的眼前『我先躲起来了啊,记得别让他们发现了』。
    然后随意挥了挥手,转身跑动的动作快得根本不像个死宅。
    许博远看着他跑远,然后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停在半空中的手。叶修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就连笑起来都是无声的。
    他突然觉得有些来路不明的悲伤,不浓重,却怎么也甩不掉。
    “哎我去!这不是蓝河嘛!”那边回过神的众人明显发现了他,其中魏琛声音最大。
    经过一番解释,许博远现在正和这一群大神坐在露天餐厅里喝茶压惊,最后在妹子们热情的邀请下就半是羞涩的答应了一起玩的要求。
    “人多热闹。”这是苏沐橙的原话。
    然后他就有幸见识到了这群平常只关心游戏的死宅们放飞自我后究竟能有多疯。
    心有余悸的解开安全带后软着腿狂奔到一旁扒拉着垃圾桶吐得胃疼,许博远此刻只觉得以后恐怕是再也不会有想来游乐园的念头了――他刚才被一群人推推搡搡的一起上了跳楼机,在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骑虎难下,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地面,许博远简直欲哭无泪。
    我为什么会答应和兴欣的人待在一起啊……如果有时光机,许博远一定会狠狠地给曾经天真的自己一个巴掌,不抽醒不算!
    到了最高点,从上往下看,地面上的行人已经全变成了芝麻似的小点,许博远的心脏突然狠狠的缩了一下,然后突然而来的失重感让他有了一瞬间的呼吸停滞。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左边是魏琛破锣烟嗓,右边是包荣兴兴奋的大笑,稍远一些还有方锐和罗辑的高度破音,在恐惧的加持下许博远觉得他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最爱的荣耀女神和爱豆了。
    妈妈,兴欣的人都是疯子。
    抱着垃圾桶头昏眼花的许博远浑身脱力。
    然后他就被脸颊边毛茸茸的触感惊动了。
    “喏,这是你的。”联盟的苏女神笑眯眯的弯着腰,漂亮的手指上挂着个巴掌大的黑色毛绒娃娃,摇摇摆摆的碰到他脸上的感觉还有些硬。
    那是一只熊本熊。许博远抬起头看了看带着帽子的一群大神,发现他们手上都拿着个一模一样的,虽然脸色不太好,但是又能从中看出细微的满足。
    难道他被坑上跳楼机就是为了这个小东西?许博远伸手接过,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像是看懂了他的疑惑,笑眯眯的苏女神竖起一根手指压在粉嫩嫩的唇上,做出一个“嘘”的表情:“人数够多的话能拿到一个限量版,”然后她眨了眨眼睛,“叶修喜欢这个东西。”
    暖橙色的阳光把漂亮姑娘的侧脸照出一圈淡淡的光影,笑眯眯的模样足以让周围的风景失色。
    “所以我们继续吧,小蓝~”天使一秒变恶魔。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包荣兴扛起的许博远发出哀鸣,刚才还凑堆把玩小熊的众人此刻也勾肩搭背的走在前面,对可怜的他一阵幸灾乐祸。
   
   
    4.
    天边已经被烧得火红,过不了多久天就会完全黑下来,而原本还算空旷的游乐场也会慢慢被年龄不大的孩子们占据。心如死灰的许博远整个人瘫在路边的长椅上,他现在除了来盘荣耀狠狠虐一把菜以外什么都不想。
    疯够了的兴欣众人也依次坐在他身边,叼着烟的魏琛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堆没营养的垃圾话,可惜完全没得到回应。
    空气就这么突然安静了下来,不过许博远无心理会,他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情,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苏沐橙摸出了手机。
    “人到了,我们走吧。”苏沐橙站起来,对着其他人晃晃手机,上边还挂着个的银色的叶子挂饰,“今天谢谢啦,蓝河。”
    刚才还有些沉闷的气氛顿时活络可以起来,一群人左扭右扭,说着“再不来就要累死了”之类的,几个有礼貌的小年轻还特地给他道了谢才跟上大部队,看的许博远有些愣神。
    然后他就坐在长椅上,看见不远处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从黑色的轿车上走了下来,对着一群嘻嘻哈哈的大神点了点头就又钻进车里了――他是专门来接他们的。
    “叶……修?”
    看着慢慢消失在车窗中的侧脸,许博远握紧了手里的小熊玩偶。
   
   
    夕阳西下,苏沐橙和唐柔各抱着一捧玫瑰走在人群中,陈果背着一个小背包,笑眯眯的夹在两个人比花娇的姑娘中间,而一群大老爷们儿则跟在后边保驾护航。
    在他们前头带路的是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人,他的手里什么都没拿,只是低着眉眼一直向前走,也没什么表情,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其他人也像是早就习惯了,没有自讨没趣的去搭话,只是跟着走,直到路过无数个一模一样的低矮石碑后才停下。
    这里是南山墓园,领头的男子叫叶秋,他们停下的这个地方的墓碑上有一张和叶秋一样的面孔,和两个刻得规规矩矩的字。
    ――叶修
    这是叶修的墓。
    唐柔把怀里的花理了理,然后放在了墓碑前。
    苏沐橙笑了笑,把另一捧放到旁边的另一个墓前,前后弯下腰在两个墓碑上落下轻轻的吻。
    “叶修,哥哥,我们来看你们啦。”
    这里安眠这两位她最重要的人,而今天她也依旧用笑脸来面对他们。
    叶秋也在墓碑上亲了一下,鬼知道在叶修离开以后他究竟过着怎么样的生活,鬼知道他究竟有多想念他这个混蛋哥哥。叶秋用手指细细抚摸着墓碑,牵起嘴角笑了一下,却因为业务不熟而有些失败。
    陈果吸了吸鼻子,努力的眨掉快要呛出眼眶的泪水,勉强对捏着她手心安慰的唐柔笑了笑,从包里掏出整整十个表情各异的熊本熊,整整齐齐的摆在花束的周边,看起来憨厚又可爱,然后就把位置让出来,听苏沐橙和她的另一个哥哥聊天去了。
    接下来就是老套的各种胡言乱语,特别是方锐和魏琛两个没脸没皮的,乱七八糟的什么都能说,只是眼角终究还是红了一阵。
    乔一帆和罗辑两个小年轻在边上偷偷的擦掉了眼泪,包荣兴反倒是一反常态的沉默着,安安静静的蹲在墓碑旁出神,像极了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大狗。
   
    叶秋没有留多久,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今天能和兴欣撞上也只是凑了个巧而已。
    包荣兴在叶秋转身的那一刻突然动了动,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站起来,把一群人给吓了一跳。
    只见他在身上到处摸了摸,最后从衣服的小暗袋里摸出一枚亮蹭蹭的戒指。然后他弯下腰,把戒指放在了墓碑前,笑眯眯的说:“老大,去年的冠军让霸图拿去了,今年我们抢回来了哦!”
    听到他这么一说的陈果顿时连眼泪也收不住了,捂着脸哭出了声。
   
    叶修在世邀赛后就因为长期劳累和生活不规律累积出的各种毛病疯狂爆发而住了院,当时叶修突然倒在地上的场景陈果一直记得。
    那个在她眼里无所不能的战神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向前倾倒,在所有人的惊愣中一头栽在了地上,额角被磕破的红几乎让陈果的呼吸静止。
    那时苏沐橙和陈果就像是被抽掉了筋骨一样,浑浑噩噩的被几个汉子拉着去了医院,透过厚重的玻璃看着叶修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被各种冰冷仪器翻来覆去的探出又进入,呼吸微弱得即使有了氧气也依旧很难看出胸口起伏。
    因为那时候已经慢慢进去了十一赛季,所以众人不得不把重心移到比赛和训练上,只是每天依旧会抽出时间来看望叶修,有时候几人也会轮流着给叶修守夜,到后来实在忙的焦头烂额,苏沐橙不得不联系远在B市的叶秋,从此叶修也就跟着失去了消息。
    直到后来苏沐橙接到叶秋的仆告,终于在无法承受的诸多压力下晕了过去。
    之后也不知道叶秋是怎么说服了家里人,把叶修葬在了H市,他时常会一个人跑来这儿看看叶修,然后又连夜赶着飞回去上班,日复一日,直到半年前干脆把公司开到了H市,偶尔也会在这个又黑又冷的地方呆到月落日升。
    他们没来得及和叶修告别,也没有赢得比赛。
    十一赛季的冠军是霸图,而兴欣止步于前三。
    叶修能一直在H市,或许对于他们来说是唯一一个不算是好消息的好消息。
    苏沐橙靠着苏沐秋的墓碑,终于也忍不住趴在红着眼眶的唐柔的背上哭了起来。

    叶修站在离他们不远处的树下听他们絮絮叨叨,看着自家战队的小朋友们哭得差点喘不上气儿有些心疼,可他现在碰不到他们,只能远远的看着。
    迎着他面走来的叶秋也红了眼眶,紧紧抿着的唇角因为过于用力而破了个口子,叶修闻到了淡淡的血味,于是在叶秋经过他身边是叹出声来:“真是蠢弟弟……”
    而叶秋什么都没感觉到。
    叶修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看着不远处哭得稀里哗啦的一群老友,一直到突然被人抱住了腰,他才侧过头笑了笑。
    “哟,来了呀?”
    “来了。”从背后抱着他的那人把脸埋进他的肩膀,闷声闷气的开口。
    “那咱走呗?”叶修笑着问他。
    “好。”

评论(7)

热度(118)

  1. 悠紜惊蛰桌上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