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桌上酒

我依旧未能变成你爱的样子

[韩叶]停电

时间点在老叶退役后,老夫老妻模式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吾辈的
真的是很短很短的段子啊……
   
   

    停电了。
    在这个闷热异常的夏季的傍晚。
    依旧心心念念着三秒前就已经被打到血残的BOSS,叶修难得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瞅了眼窗外已经半没入山林的夕阳,没犹豫几秒就放弃了想要打电话给物业询问的心思,先不论平常干这事儿的就不是他,单单在这停电三分钟都能把人热的跟水里捞出来似的三伏天里,估摸着停电也停不了多久。
    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打开QQ在兴欣群里说了声情况后磨蹭着拨通了心里背得烂熟的号码。
    “喂?”电话很快被接起,那头传来的低沉声音透过网路显得有些失真。
    “停电了。”叶修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我回去接你。”
    叶修想着那人皱起眉头黑着脸的模样笑了笑,说了声“好”就挂了电话,有些嫌弃的扯了扯身上被汗湿得黏糊糊的T恤,决定在那人回来前先洗个澡。
    韩文清在接到电话时有些诧异,叶修平常很少给他打电话,无论是分隔两地时还是同居之后,但这诧异也只持续了两秒,对张新杰点了点头就出门接起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自家恋人懒洋洋的声音用三个字概括所有时韩文清挑起了眉,思考了一下接下来的工作事宜,给了回复后不出意料的听到一声夹杂着丝丝笑意的“好”。
    结束了一分钟不到的没头没尾的通话,韩文清推开门继续刚才没有结束的收尾工作,在确认了没有任何纰漏之后,韩文清在自家副队长的调侃眼神之下转身离开。
    他得在天黑之前回到家,免得叶修又饿得胃疼。
   
    推开房门巡视了一圈,意外的没有看见那个快要懒得天经地义的人的身影,韩文清眼尖的看见放在电脑旁的黑色手机,心里估摸着应该是出去买烟去了。
    “老韩?”叶修擦着半干的头发:“杵这儿干嘛呢?当门神?”
    自然的让开了身子,韩文清看着叶修从他身边走过,一屁股就坐在了床上,丝毫不在意半干不干的头发上的水滴顺着发尾和赤裸的上半身往下滑,就这么搭着条毛巾胡乱擦了几下。
    “像什么话。”
    话虽如此,但韩文清还是跟着过去动手帮叶修仔细的擦了起来,惹得叶修低低笑了几声,还自觉的调整好姿势好方便自家恋人的服务:“什么不像话的样子不都被你看过?”
    韩文清倒是没反驳,就是手上的力道变得重了一些,末了还拍了拍叶修的屁股,“啰嗦,去把衣服穿上。”
    “哎!”叶修摁住韩文清的手站了起来,“咋还耍流氓呢?”
    “哦?”韩文清挑眉。
    看着对方表情就知道要大事不好的叶修赶紧把刚才就拿出来的衣服跑进浴室,生怕多留一秒才洗过的澡就白洗了。
   
    等叶修换好衣服出来,就看见韩文清拿着手机摁摁停停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时不时还皱起眉头,微微抿起的嘴唇性感得叶修非常想“吧唧”就是一口。
    于是他就这么干了。
    被他扭过脸狠亲了一下的韩文清很快做出了反击,托着叶修的后脑勺将人拉近,拿着手机的手绕过胡作非为的人的腰侧,托着肉乎乎的腰把人往下带,卡住了所有逃跑路线,用最实际也最符合自身性格的热吻回应着,直到终于受不住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才有些恋恋不舍的放过对方。
    叶修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为资深死宅老烟枪,肺活量本来就不算好,自然也就比不得非常注意锻炼的自家恋人。
    愤愤不平的在韩文清的手臂上掐了一下,感受着被手指相互挤压的紧致纹路,不得不说叶修还是有些小羡慕的。
    待缓过气后叶修也懒得动弹,就这么趴在韩文清的怀里,用手指胡乱的戳来戳去:“刚才在看什么呢?”
    韩文清也由着他胡来,“饭馆,”顺手把手机递给他:“你还不饿?”
    叶修瞅了眼屏幕上密密麻麻的介绍,乐了:“哟,下什么馆子啊,霸图食堂不就挺好?实在不行撸个串也成,我不嫌弃。”
    韩文清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你就不怕又被泼水瓶子?”
    叶修一脸老神在在:“哥现在可是家属。”
    “那就不怕了?”
    “哥是谁啊!再说了,老韩你舍得?”
    哭笑不得的拍了拍叶修的后腰意示他起来:“走吧,不然天该晚了。”
    对此叶修表示果然霸图的都被张新杰给荼毒了。
   
    Q市的夜晚很热闹,又因为是海滨城市,所以入夜后会变得比较凉爽,六月天里大街小
    巷各种小吃的香气飘得老远。也不知叶修是哪里听来的消息说最近两天正巧在办美食节,在吃过晚餐之后就硬是拖着韩文清一起逛了起来。
    因为两人都是公众人物,再加上大多时候训练任务也不轻,所以即使是难得的假期也是宅在家里打游戏,或者回G市看看兴欣的小年轻们,一起逛街散步什么的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于是韩文清也没拆穿,反正确实也是机会难得。
    两个人走走停停,也不去掺合那些人多的地方,只是慢慢悠悠的一起从这头走到那头,握在一起的手也没松开过。
    用叶修的话来说就是:反正人多。
    到最后两人都有些腻味的时候,叶修特地买了一份鲅鱼水饺打算让韩文清带回去当宵夜。虽然他知道韩文清并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但最近因为研究新战术的事情也忙的挺晚的,也许会饿也不一定。毕竟怎么说霸图那么规矩的战队可不提供宵夜服务。
   
    韩文清买的房子离这里不远,从美食街回去正巧能路过霸图,两人就顺路一起走了一段,快到门口时叶修就自觉的放开了韩文清的手,把手机提着的装着饺子的袋子递给他。
    “别熬得太晚,”叶修笑了笑:“我回去了。”
    韩文清点点头,接过袋子。然后看着叶修随意挥了挥手,慢慢走过了霸图的门口。
    “叶修。”在叶修即将一脚跨出灯光照亮的范围时,韩文清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于是他停下脚步,侧着脸歪了下头:“怎么了,舍不得哥?”
    韩文清大步走到他身边,重新拉起了他的手,转了个身拉着他就往霸图大门走去。
    “今晚住我宿舍吧。”
    这不是在询问,只是在通知叶修,告诉他其实今晚他们一直待在一起也没关系。至于其他人怎么看,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所以叶修只是笑着收紧了手,努力压低了一些帽子,老老实实的跟着韩文清走了。
   
    留下来吧。
    好。

评论(2)

热度(138)